XF-RICARDO-G

人形自走表情包。


关于齐格我只说一点
东出创造齐格这个角色的用意。东出意在提供一个全新前所未有的视角和立场,不是普通人类,不是想要圣杯的master和servant,不是维护秩序的ruler,同为人造人齐格也不像太太一样对外界有更多的了解,而是一张白纸。至于他这个尝试结果如何就不多评价了,我只能说这个角色绝不仅仅是东出拿出来抢你们老(贞)婆(德)用的。

【激烈吐槽】龙三漫画是个什么玩意????

我现在很后悔,深深的后悔,我半夜睡不着就算了,为什么要心血来潮去补看龙三的漫画,谁能告诉我这是个什么玩意????
画面崩坏就算了,这个剧本的魔改是个什么玩意???我TM知道龙三文本量大改编不容易,但是这TM谁改编的啊????懂不懂详略得当啊??????懂不懂幽默要适量啊?????路明非跟楚子航在餐厅那场戏,完全暴露了这个详略问题,原作里确实有楚子航去餐厅之前在宿舍发邮件刷论坛的戏份,他当然得有这么一段,他不刷论坛他就不会知道凯撒要求婚了,也就不会去找路明非。这是有意义的铺垫,而漫画里给路明非无意义的加了一段吐槽戏才让他在餐厅跟楚子航遇上,之后的谈心戏不仅篇幅不够而且一点表现力都没有?????!!!
看到这里我都已经不太想看了,后来想想看看源稚生吧,结果樱的人设把我给吓坏了,金发???金发????樱是日本人啊好吗??我理解漫画插画这种纸片人风往往需要用发色瞳色这些而不是五官来区别人物,但是讲真樱这种存在感低下的女忍来一头飘逸的金发和碧眼……
我忍了忍接着看下去,然后终于遭不住了。
猛鬼众怎!么!可!能!会去接王牌组合!!!!
怎!!么!!可!!能!!
从这里开始就走上了剧情魔改的不归路。
我就没有耐心看了,跳看,我就看看他这疯狂删减飞起的速度能讲到哪里……
然后我TM……认输了
猛鬼众直接对源氏重工发起总攻???
而路明非被派去独自正面进源氏重工打探情报,随便开了扇普通的门就撞倒了绘梨衣??拉起她就跑???带回了高天原,带着绘梨衣见了座头鲸,还带着绘梨衣潜入源氏重工??????
再也忍不了了,完全看不下去了。告辞
龙族我当然不敢吹它是什么严肃文学,但是吐槽部分是不超过10%的,也不是什么欢乐的基调,而且龙族的剧情绝对不会侮辱你的智商……
但是漫画跟小说完全相反,基调可以说是欢乐,通篇Q版和吐槽,还是尬槽,剧情还侮辱你的智商好像在过家家一样,哦,人物还疯狂OOC,甚至抛开剧情不谈,米二画龙族也有四五年了吧,我感觉几乎没有进步,甚至可以说没用心,偶尔几格画的认真些。我不知道知音漫客现在都是什么年龄段的人买年龄下限是多少我只记得我高中都还有人买,哦但是龙族这个漫画几乎画成了低幼向的东西……跟小说读者的年龄阅历完全无法匹配,到底是画给谁看哦,就算是给小学生看未免也太傻x了而且现在小学生还蛮厉害吧,这个漫画画成这样子怎么还没有被腰斩哦????江南也不管不问,不知道是没法管还是懒得管,但我得说这漫画堪称砸龙族招牌,颜开画风很多人不接受我也不太能接受,不过他至少没把剧情大刀阔斧改的这么傻……龙族这么好个底子还能改成这样我真的是服,守夜人讨论区都改叫贴吧了……贴吧…………这样的话龙族真的有秘密可言吗???根本没有认真看书吧??!!!槽点真的是多到吐不完,我现在只想洗掉对漫画的记忆。

织田作:……你们两个可以从我身上下去吗?

世界一番優しいお姉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我曾经有一个朋友

  • 发生在漫画36话到39话的故事

  • 初衷是想让镜花跟太宰交流试试

  • 并不算是CP向


————————————————————————


太宰治在武装侦探社休息室的沙发上醒来,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已经带上了红色,因此推测大概是下午4点左右。作为午休来说好像稍微有点漫长,然而对于太宰来说这才是正常情况。

 

不过,正常情况中好像并不包含此刻坐在沙发对面凝视着太宰的新人社员,泉镜花。

 

而且还是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

 

“太宰先生。”

 

镜花的问题其实已经写在眼睛里了,相对的,太宰这边也早就准备好了一个答案。

 

“为什么要救我?”

 

镜花以稍微缺乏情感的语调问道,但从眼神中就足以看出她满载两个胃分量的疑惑。

     不过怪不得她发问,比起敦那种写在脸上的热枕和善良,太宰虽然多数时候都是笑眯眯的样子,却根本捉摸不透。伸出援手的理由也完全是谜。

 

“这个嘛,那是因为红叶大姐拜托我了,‘一定要救下小镜花’,她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办法了。“太宰摊手笑道。“而且小镜花你应该明白的吧,没有人比红叶大姐更希望你好好活下来哦?”

 

“是……吗。”镜花低下头,凝视着手心里的手机.

 

另一边潇洒地转身就走的太宰却在打开房门的同时看到了一脸杀气的国木田——“太宰!!!!你的报告呢?!!!!!”随后就被拎着外套拖走了。

 

留下镜花凝视着手机。

 


————————————————————————————

 

第二天,太宰翘班了。

 

当然,侦探社全员都已经习惯了这种事,连敦也开始习惯了。国木田排查了一遍太宰可能会去的酒吧之后也就放弃了寻找,既然不在酒吧那家伙肯定又是去找地方自杀了。自杀和把妹,大概就这两种可能性。反正今天也没有委托,就随他去好了。何况去自杀的话这个家伙也根本死不掉,只不过需要给他善后而已。

 

 

傍晚敦带着镜花去吃可丽饼时看到了太宰。虽然只是背影,并且还是一身黑,不过整个横滨也就太宰才会浑身缠满绷带,还有那个身高和步态,怎么看都是他。敦仅仅犹豫了一下要不要隔着这么远打招呼,太宰的背影就消失在人流之中了。

 

 

———————————————————————————— 

 

第三天太宰又正常的踩着点出现在侦探社,还带来了一大块豆腐。

一块过于坚硬令人十分怀疑其可食用性的豆腐。

“硬度跟骨头相比还是差了一点。”与谢野医生将豆腐顺利解体后这么评价道。

“所以就失败了嘛。”太宰微笑着回应。“不过蘸酱油吃挺好吃的,要尝尝看吗?“  

 “太宰!!!!!上班时间你带豆腐来干什么——“然后国木田嘴里就被塞了一嘴蘸过酱油的太宰治特制豆腐。

 

“喂太宰!!!!你搞什么啊把我当三岁小孩吗???!!!!”

 

“诶!!这个豆腐超级好吃诶!!!镜花你要不要尝尝?”敦吃的双眼放光。

 

然后情况就演变成了武装侦探社清早豆腐试吃大会。这个豆腐极其成功地征服了侦探社全员,连几乎只吃甜食的乱步也给予了这个豆腐高度的评价。

 

“太宰先生为什么会突然带豆腐过来啊?”提问者敦的脸上还残留着满足的笑容。

 

“唉呀,其实,这是我自杀用的豆腐啦。”

 

“诶诶诶诶!!!!!竟然用豆腐自杀????不会吧???”

 

”太宰你在想什么啊,这怎么可能成功,说到底也只是豆腐而已。真想死的话就换点靠谱的自杀方法啊,然后我会给你急救让你原地满血复活的。”

    

“国木田君你这么说我可是会伤心的哦,先不说给我急救什么的,我可是有在很努力让豆腐变硬,实验了好几回了,终于在昨天我想到一个新方法可以让它变得更硬就马上去做了。啊啊结果还是失败了……”

 

“什么啊你这家伙!!!认真的吗??!!!昨天一整天不出现就是因为做豆腐??!!!!要知道你的报告还要修改啊???”

“当然是真的啊自杀主义者不会在这上面说谎——”太宰剩下的话语被国木田抓着脖子摇晃成了破碎的音节。

 

还顺带露出了原本隐藏在刘海之下、额头上贴着的纱布。

 

 

 

 

 

“国木田君——报告改好了——已经发给你了——我——可——以——下——班——了——吗?”

太宰瘫在椅子上拖长了声音喊着,一副要死的样子。

 

“啊真是的,姑且就算你通过了吧。”

 

太宰立马从椅子上弹起来:“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国木田君好啦我要去找美丽的小姐殉情啦——“

 

五秒不到,本人的声音都还回荡在社内,身影就已经消失了。真是对殉情相当的积极啊。

 

镜花悄悄的关上了侦探社的门,一路小跑的追下楼去。

 

 

 

“太宰先生。”

 

太宰脚步一顿,。

 

“太宰先生!”

 

“昨天,太宰先生是去扫墓了对吧?”

 

“……小镜花,果然让你加入侦探社是正确的,没想到你也有侦探的才能呢。”

 

太宰终于停下了脚步。

 

“昨天,我和敦看到了。”

 

“这样啊。”

 

太宰重新迈开步子。

 

“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

 

“现在能告诉我了吗,救我的理由。”

 

“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嘛。我可不会骗小孩子也不会在这种事上撒谎。”

 

“我知道,可是……太宰先生有所隐瞒吧。”

 

“……天生的敏锐吗。小镜花,你会成为优秀的侦探的。”

 

留下这句话,太宰便径自离去。

 

夕阳照在大地上的颜色很好看,就像那个男人的发色一样。

 

 

 

 ——————————————————————————————

 

 

 

(接漫画39话之后)

 

太宰走出去没几步,便听到了敦大概是在哭的声音。

 

这样的话,这孩子对过去也终于能释怀了吧。太宰想到。

 

那么——

 

“小镜花?”

 

相当的锲而不舍呢。

 

突然出现在前方、拦住太宰去路的,正是泉镜花。

 

太宰暗地里叹了口气。

 

“我听说了,敦也是被您救下的对吧。”

 

“敦吗,是啊,虽然我觉得就好像是在路边捡回来的呢。”

 

 “也就是说我和敦,都是被您救下的。”

 

“啊啊,算是吧”

 

听说这是一个可以救人的地方。

 

“那您,是有什么救人的爱好吗。”

 

“我的爱好只有殉情哦。”

 

“那到底为什么——”

 

镜花噤声,刚才有一瞬间,曾为杀手的直觉让她感受到了某种寒意。

 

来源是站在她面前的太宰治。

 

太宰背对着夕阳,表情隐没在阴影中,眼神也被头发遮住。

 

镜花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一种带着无助的悲伤。

 

这个仿佛看透一切的人,也会有那种时候吗。

 

 

沉默。


 

就在镜花快要放弃的时候。太宰开口了。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晦涩。

 

“我曾经有一个朋友。”

 

“他是个很好的人喔,明明是黑手党的,却从来不杀人,还独自抚养了五个孤儿。”

 

“其实原本是杀手来的,超厉害的杀手。”

 

“14岁的时候,他也放弃做杀手了。跟你现在一样大。”

 

“好像是说想要离开黑手党,做一个小说家。”

 

“因为不杀人经常会找我帮忙呢,其实他真的很强啦,最后单枪匹马的全灭敌对组织,这种事即使是我也不一定做得到。”

 

“作为杀手绝对是超一流的,洞察力也很强,是最了解我的人哦。”

 

“所以最后一次见面,他让我去救人,我就照做了。”

 

“因为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种时候也不妨听从好友的建议,我可是,很相信他的。”

 

“之后我就加入了侦探社。”

 

“救人……好像也不错呢。”

 

最后太宰小声的说了句什么,镜花听不清,隐约觉得是个人名。

 

“那天去看望的,是他吗。”

 

“……啊,真是的,杀手都这么敏锐的吗,稍微有点意外啊。”

 

“……太笨了。陪着那种家伙去死。为什么不稍微等一下我啊。”

 

“不是说想尝尝我做的豆腐吗。”

 

太宰握紧了兜里的火柴盒。

 

“最后就只能让你那样看着海了……抱歉啊织田作。”

 

这次,镜花终于听清了那个名字。

 

 

“小镜花。”

 

“是?”

 

“你有梦想对吧,想要证明自己不只是会杀人对吧。”

 

“是的。”

 

“那就好好的活下去。”

 

“你一定可以的。”

 

“你会成为,优秀的侦探社社员的。”

 

“那个,豆腐很好吃。”

 

“他肯定也会觉得好吃的。”

 

“是吗。”

 

太宰淡淡的一笑。


——END——

 


给自己做个亚克力挂件嘿嘿嘿